动画设计师:用画笔演出的人——经典动画《哪吒闹海》幕后揭秘(七)_中国国际动漫网


动画设计师:用画笔演出的人——经典动画《哪吒闹海》幕后揭秘(七)

本文由 喵帕斯 发表于 2016-12-02 来源:中国国际动漫网
即便是苦痛,也无法阻止我们仰起的头颅”。这是痛仰乐队为他们的精神所做的注脚。成立于1999年的痛仰乐队是国内最负盛名的摇滚乐队之一,他们的LOGO也常常成为热门的议题。因为痛仰乐队注册的LOGO的主体元素是“哪吒自刎”的图案,取自动画电影《哪吒闹海》第432号镜头中的一帧画面。他们认为,这个悲壮的画面完全是摇滚精神的写照。

如履薄冰

“哪吒自刎”这段戏从李靖对哪吒拔剑相向起,到仙鹤衔走哪吒的魂魄、梅花鹿涉水远眺止。今天看来,这个段落已经在中国动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动画设计师常光希在创作这场戏时却感到如履薄冰:“我们当时已经知道,动画片中要排除一些暴力,视觉上血腥的东西。反正这一剑总是要下去的,问题是怎么下。后来考虑来考虑去,就说这一剑不要让观众看到,而是突然一背身,剑刃出去,然后血从剑刃上慢慢滴下来。但是这里张力不够,就在背过身去的时候让头发爆炸,通过一种爆炸式的发型来体现哪吒当时亢奋的情绪。”


“哪吒自刎”原画动态(节选)  常光希 设计“哪吒自刎”原画动态(节选) 常光希 设计


对此,常光希与原动画组组长林文肖进行了反复沟通。林文肖谈到:“常光希的处理呢,就是让毛发一下子竖起来,然后再一格一格地下落,说明生命的一点点终结。我说这个是动画片,会让人误以为是你写的摄影表和技巧上有毛病,所以我跟他建议,可以让头发竖起来以后,慢慢地飘落下来,这也可以体现哪吒生命的消失。”

常光希采纳了林文肖的建议后顺利地完成了这组镜头画面,他也一向很擅长将角色内心的情感波动通过表情和形体动作细腻地呈现。在最终的影片里,剪辑师肖淮海对镜头顺序和动作节奏也进行了调整,使得“哪吒自刎”的动作张力得到进一步加强。林文肖说:“本来这个动作是一个镜头来表现的,但是剪辑为了电影的效果,把这个动作一剪两段。一剑下去之后停格,从这里剪断,其他几个特写镜头结束以后,再跳回来,然后哪吒的头发再慢慢飘在肩上。所以这样处理之后,感觉也就出来了。这一组镜头是一个整体的、完整的构思。”



肖淮海谈到:“这样可以把影片的节奏凝固下来,画面里所有东西(角色、雨水、特效)都凝固了,让观众有一个喘息的时间,在这个上面大家也是做了一些探讨的。”

常光希也很认同这样的处理:“所有铺垫完了之后这一剑是一个高潮,这个高潮作为一个静止,一个停顿,就等于一刹那时间都停顿了,整个空间也停顿了,给观众一种窒息的感觉。包括肖淮海的剪辑、金复载的音乐都会考虑这个停顿,然后血从剑刃滴下来,哪吒慢慢倒下,音乐起。”


常光希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常光希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


《哪吒闹海》的三位导演在影片艺术小结中谈到:“动画片是由一张张单线平涂的画面逐格拍摄、连贯起来组成的,有它的局限性。表现夸张有趣的故事和人物,表现人物的外部动作,比较讨巧。而表现人物复杂的内心活动,表达细腻的思想情感,对动画片来说是个难题。”

现在看来,“哪吒自刎”这场戏在作曲家、动画设计师、摄影师、剪辑师的共同努力成功地达到了催人泪下的效果。

作画担当 

动画设计师也称原画师,相当于故事片中的演员(或特效师)动画镜头中所有角色(或物体)的动作和表演都要通过他们的画笔来实现。动画设计师需要根据导演意图,并参照分镜头台本、镜头设计稿完成镜头中的关键动态画面(即原画)。而动画师是动画设计师的助手,需要将原画关键动态之间的变化过程,按照动画设计师所规定的动作范围、张数及运动规律依次画出中间张来。 


哪吒跳跃奔跑动作原画动态哪吒跳跃奔跑动作原画动态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动画片组的传统是:每个摄制组的导演和原动画组组长(即首席原画)都要清楚地了解每位动画设计师的特点和所长,经过考量后将戏份按场景或段落分配到每个动画设计师手中每个动画设计师都配有两到三位专属的动画师进行合作(动画设计师在主创人员名单中的排名一般按照工作量、担当戏份的主次来排列,动画师通常不列入主创名单)。



注:表格所录的每位动画设计师担当内容根据导演严定宪、首席动画设计林文肖以及受访的动画设计师的回忆整理。由于时间较久远,受访人的记忆可能会有所偏差。后续我们还会进行更详细的调查、核对。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动画组工作照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动画组工作照


“优秀的原画师(动画设计师)一定是会用画笔表演的人”,这几乎是动画人的通识。常光希说:“所谓动画设计,就是要体现人物的精神面貌和行为规范,并且能够与整个剧本、导演风格相符,这就是最好的一个状态。”

林文肖是《哪吒闹海》原动画组的组长,除了要协助导演为所有的镜头原画把关与每位动画设计师随时沟通外,她自己也要绘制大量的重场戏。从哪吒复生到劈波斩浪进入东海的镜头原画都是林文肖完成的。


林文肖 《哪吒闹海》首席动画设计师林文肖 《哪吒闹海》首席动画设计师


“哪吒复生”一场戏中,莲花花蕊里升起一股青烟,新生的哪吒以莲藕为体、荷叶为衣端坐在莲花座上。随着一个个生动、俏皮的姿态连续迭变,哪吒复活了。林文肖说:“这些姿态是从佛教雕塑艺术、从敦煌艺术里吸收来的,又带有一些孩子气,哪吒在莲花里一点点醒过来,有十几个动态,用长叠的办法,一个动态一个动态叠过来,一直到他苏醒过来,有一个大特写的镜头,然后他非常激动地喊了一声‘师父’。”


“哪吒复生”迭变原画动态 林文肖 设计“哪吒复生”迭变原画动态 林文肖 设计





《哪吒闹海》画面分镜头草图中“哪吒复生”的桥段,可以看出最初的创意和成片中的创意完全不同,动画设计师在创作中发挥的余地是非常大的。

哪吒眼含热泪、飞快地奔向太乙真人,就在师徒紧紧相拥的一刻,影片中出现了传统手绘动画中很少见到的360度大围转镜头。哪吒和太乙真人在旋转,身后的景色也在随之飞转,加上音乐的烘托,观众的情绪也被推向高潮。 



在传统手绘动画的摄制中,无法通过自由转动摄影机的机位来呈现围转镜头的效果。“只能由原动画具体画出角色形象360度转体一周的运动过程,加上长背景向相反方向的快速移动相结合,造成镜头大围转的特殊气氛。”同时也需要摄影师的密切配合,在特效上进行专门处理。为了达到满意的效果,有的镜头甚至使用了十几次叠拍。因为实在太耗时耗力,这样的方法即便在国外也很少使用。



哪吒和太乙真人同时作360度旋转,最少画6张原画,每张原画中间加7张动画,每张画面拍两格,转一圈共计4秒钟。人物自左向右转体,背景则自右向左移动。

得到火尖枪和风火轮的哪吒“雄赳赳,气昂昂”地奔向东海,怀着满腔怒火劈开汹涌的浊浪,乘着漩涡直入深海。一气呵成的一组镜头刚刚结束,接踵而至的又是一个180度的摇移镜头。严定宪和林文肖在著述中谈到了决定使用摇镜头的两层想法:“一是表示哪吒复仇心切,二是显示从海面至海底龙宫的深度。在设计画面时先采用仰视拍摄的构图,表现哪吒由远到近迎面冲来,直到近处时镜头用较快的速度作180度的摇转,变成俯视角度,哪吒从画面前一掠而过,立即转成背侧面迅速远去。运用这样的动感镜头,增添了入海复仇的气氛。”





《哪吒闹海》中的180度摇移镜头原画动态 林文肖 设计《哪吒闹海》中的180度摇移镜头原画动态 林文肖 设计


常光希除了要完成“哪吒自刎”这段重场戏的动画设计外,还要承担其他一些小段落的镜头创作。不论是接到重场戏还是小段落,常光希在着手绘制前都会进行详细的案头工作:“我做原画有一个习惯,我拿到这场戏并不是单单只看我这场戏,我必须了解我这场戏在整个片子里处于什么地位,它起什么作用,特别是要做好承上启下。所以我还特别注意哪吒自刎之前的那段戏,虽然不是我画的原画,但是我要去了解,再进行人物情绪的推演,完了看我下面一场戏是什么戏,最后我就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但是这些想法我就要和导演去商量。” 


常光希早年工作照常光希早年工作照


说到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动画师作为动画设计师的助手,通常的工作仅仅是绘制中间画,很少有创作的余地。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后,动画师也常常会摩拳擦掌地想要过一把原画创作的瘾。

一天,常光希正准备着手绘制《哪吒闹海》的终场戏:降服龙王后的哪吒踏着风火轮重回陈塘关与伙伴相聚,然后骑上梅花鹿奔向天际。这时,常光希的助手——动画师徐建国主动请缨,要求尝试绘制一段原画镜头。常光希回忆道:“我就和徐建国说,你放手去画吧,你画完有问题的话我再修改。他很拼命很刻苦,最后一个镜头哪吒骑着鹿飞天的原画其实是他画的。”



《哪吒闹海》中还有一场持续时间很长、绘制难度很高、工作量很大的戏:“入海复仇”。负责绘制这场戏的动画设计师是朱康林。这场戏以武打为主,“规模大、变化多、层次丰富”。导演的要求是要通过三战(一战:斗虾兵蟹将、二战:斗四海龙王、三战:铁柱锁恶龙)来达成“层层递进、步步深入”的设想。 朱康林将中国戏曲表演中的动作特点和节奏规律灵活运用到动画设计中,并且不落窠臼,充分发挥动画艺术特性的优势,在紧锣密鼓、眼花缭乱的打斗戏中人物的内心情感和精神风貌也得以彰显。









 马克宣非常善于通过精彩的形体动作表现角色的内心活动,并且能够将创作经验进行系统的归纳。《哪吒闹海》中“李靖抚琴”、“哪吒舞龙筋”、“龙王只身来到陈塘关问罪”的戏份都是由马克宣创作的。


马克宣(2015年4月6日去世于上海)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马克宣(2015年4月6日去世于上海)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


为了画好“李靖抚琴”的段落,马克宣反复聆听先期音乐,感受音乐的节奏和韵律。同时亲自上门拜访古琴演奏家学习古琴的弹奏方法,仔细琢磨弹琴的指法和手势,观察演奏家的情绪和状态。最后根据乐谱写出摄影表,按照严格的格数绘制出原画,使得这场戏达到了音画合一,声情并茂的效果。 


“李靖抚琴”原画动态(节选) 马克宣 设计“李靖抚琴”原画动态(节选) 马克宣 设计


一曲刚了,东海龙王便怒气冲天地来到陈塘关,要找李靖“讨个说法”。李靖面对步步紧逼的龙王其实心急如焚,可一面又要陪着小心;哪吒的毫不妥协、理直气壮又逼得龙王更加怒不可遏,三人的矛盾一触即发。其中最出彩的无疑是对李靖的刻画,丰富的内心戏都通过细腻的眼神、表情和手势表现了出来。












哪吒与龙太子敖丙战斗的戏份是由张澋沅绘制的。这场戏一上来就将敖丙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表现得极其到位,待到现出原形被混天绫所束后又立刻变得惊慌失措、一脸衰相,前后鲜明的对比让敖丙仗势欺人、外强中干的特点跃然纸上。整场戏中出现的海水也变化多端,不管是层次丰富的波涛、汹涌湍急的漩涡还是抛珠滚玉的浪花,都绘制得十分精致流畅,同时也起到了烘托场景气氛的作用。当然,给观众感官刺激最强烈的还得是那个“抽龙筋”的镜头。









浦家祥(现改名为“浦稼祥”)曾经创作了动画片《大闹天宫》中众多精彩的武打戏,如孙悟空与哪吒、二郎神的武打戏都是出自他的笔下。《哪吒闹海》中龙王上天庭告状被哪吒戏弄,而后又现出原形与哪吒搏斗直到被哪吒打得求饶这段戏分到了浦稼祥手里。浦稼祥谈到:“《哪吒闹海》是正剧,哪吒与龙王打斗不存在幽默情趣,因此与龙王打斗就是‘实来实去’。”他为此前往上海博物馆收集各种有关龙的图案素材,结合民间舞龙灯的动作来创作了这段武戏。



陆青则表示:“杜春甫曾经和我说,动画动画,动的好画,静的难画。实际上通过表情戏表现人物内心的喜怒哀乐,是最难的。”十几年前,当万籁鸣先生把《大闹天宫》里关于玉皇大帝的戏份都分给陆青时,陆青很是郁闷了一阵子。陆青觉得,一个一脸严肃的帝王端坐在宝座上一动不动,还要通过大量的中景、近景甚至特写镜头表现,想要“做戏”实在困难。但最后她还是出色地完成了任务:通过微妙的表情和手势变化将玉皇大帝刻画得活灵活现。


陆青《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陆青《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


也正因为如此,陆青在《哪吒闹海》中担当的作画任务是太乙真人的戏份。她说:“动作设计假如搞得好的话,就会为这个片子加分。我们就是演员,要设想得好,导演的是想法如果是一分,我要加到二、三、四、五、六分。”(《哪吒闹海》绘制工作期间,陆青因病告假,一部分原计划由陆青绘制的镜头由林文肖代替完成。)



范马迪谈到:“在创作前导演都分析过每个人物的特点,我们大家都参与讨论。每个人物性格应该怎么样,动作应该达到什么要求,我们画的时候也就按导演的要求来塑造角色。导演把镜头里需要表现的内容、情节、表演,都给你讲清楚,那么具体怎么来体现,就靠我的笔了。”


范马迪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范马迪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





“动画庆功宴”这场戏的作画担当是潘积耀。随着剧情发展,导演为成功逼迫哪吒自刎的四海龙王安排了一场“充满动画趣味的节目”。这场戏采用先期音乐处理,把动作节奏和音乐节奏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更突出了它的滑稽趣味。”章鱼敲锣、螃蟹击鼓;蛤蟆吹唢呐、蚌女献珍珠;大鱼小鱼吞吐、大龟小龟起舞……“九个节目一环扣住一环,随着乐曲穿插、变化、组合得十分协调。” 






潘积耀设计的“乌龟献舞” 动作:四只小龟为龙王献舞,此例为集体动作中的一只。1-7按音乐节奏大步走,8、9、10为上下颠颤,12-16位快步,身体一耸一耸,最后转身,轻快有趣,憨态可掬。

在绘制《哪吒闹海》前,范本新还不会游泳。但她却要负责哪吒戏水、潜水、游泳这段戏的动画设计,而光看参考片、翻资料是代替不了亲身体会的。


范本新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范本新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


于是,林文肖带着战战兢兢的范本新来到上海青浦的淀山湖下水学游泳。范本新笑着说:“白天那里紫外线很强很强的,我就一直扑在水面上学蛙泳,晒黑的皮肤半年都褪不掉颜色。”



庄敏瑾一直强调,一个优秀的动画师一定要学会欣赏和研究表演,最好自己也能够会演。她记得,当时的动画片摄制组在必要时也会组织动画设计师们排戏,动画设计师们也大都多才多艺,经常参与美影厂里的各种文艺演出。庄敏瑾说:“动画设计师会演了画出来的东西也不一定好,但是不会演肯定画不好。你会演了,画的技巧有了,把你要演的东西可以老老实实地画出来,也可以变着花样画出来,那就好玩了。”


庄敏瑾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庄敏瑾 《哪吒闹海》动画设计师


由庄敏瑾担当作画的“哪吒出世”段落虽然并不长,但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着悦耳的音乐,肉球化作莲花苞层层绽开,蜷缩着的小哪吒缓缓站起伸了个懒腰。设计这个动作时,林文肖提供的一张照片也帮了忙:“设计这个动态的时候庄敏瑾也找我谈过,我说我有一张很合适的照片,就是我的小儿子有那么一张正好打哈欠的照片,我从家里拿来给她参考,她画得比较逼真。”







动画设计师偶尔也要负责一部分特效的设计。杨素英就负责《哪吒闹海》中所有特效动画的设计,她举例说道:“哪吒自刎之前宝剑就要闪光,但不是整个剑都闪光,只是其中一个面,因为剑是立体的面。什么地方闪光,闪多长时间,都要设计好。哪里是关键,是最激动人心的地方,这个就要动画设计来做,然后摄影要做的就是实现曝光。”


杨素英 《哪吒闹海》特效动画设计师杨素英 《哪吒闹海》特效动画设计师


摄影师段孝萱说:“在《哪吒闹海》这部戏里面,对摄影特技的要求给予了我们更多发挥和创作的机会,所以想了很多。作为动画摄影来讲,一般人觉得你们就是单幅画面的重拍,好像就是人家画好了你们拍一拍。实际上绝对不是这样的,画面的气氛、效果中间再创作的余地是很大的,看你怎么对待,怎么想。甚至镜头移动的速度,多层的画面效果都由摄影来掌握。”

很显然,后期工作人员的地位同样是举足轻重的。

本文经空藏动漫资料馆授权发布


本文标题:动画设计师:用画笔演出的人——经典动画《哪吒闹海》幕后揭秘(七)
本文地址:http://www.chncomic.com/info/201612/41666.html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0


蛋疼
0


恶心
0


期待
0


难过
0


碉堡
0


关注
0


酱油
0


愤怒